我是荇,泥嚎:D
头像是渡灵的悠酱☆
没事儿就爱瞎bb,回头再翻会觉得丢人然后就删掉了。
目前单产时之歌,总想搞个事情233
西国埃吹,双星组是本命,all埃是兴趣。
不干分不清攻受,维赛维
码字靠感觉,长短靠感觉,发文靠感觉,一切靠感觉

正在努力学习【握拳】

【西国双星】远行 Ⅳ

#涉及赛格#
#有ooc#
#有私设#
#HE#
·文字一多我就方,一方文笔就渣了_(:з)∠)_
·渣的话就重重喷吧,然后我再来改改

  格洛莉娅到最后还是没有收,显然,大个子木头的理由并不能让小姑娘满意。

  一路到了港口,旅商先生早已定好了去塔帕兹的船。
  巨大的钢皮船身上漆着塔帕兹的国徽,蓝色的旗帜被插在船头,迎着海风飞扬。肤色健康的水手拽着缰绳,娴熟地系在港口的粗大木桩子上。
  海风迎面而来,海鸟飞掠而过。
  “嘿!老朋友,可算来了!”雄厚而又沧桑的男中音从船旁传来,格洛莉娅扭头望去,只看见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。
  胡须覆在下巴上,眼神犀利,满面是历经磨炼的沧桑和见到老朋友的欣喜。他招着手,高大结实的身躯看起来十分有威慑力。
  旅商上前和他拥抱,然后用拳头向他的胸膛来了一下。
  来人正是船长,船长显得十分亲和,他招呼众人上了船,待其他乘客一同上了船,这才亲自前往驾驶室驾船,向东南方的富饶岛屿驶去。
  格洛莉娅趴在船栏上,望着天连成一片的蔚蓝大海,兴奋极了,半点也无晕船之感。
  但是J神晕。
  埃蒙一上船便整日将自己塞进舱房,只有日常饭点才出来和众人打声招呼。
 
  临近着陆时,格洛莉娅正待在舱房中鼓捣她的长枪,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。
  一个看起来二十上下的水手站在门口,对着小姑娘大方地笑笑,眼底隐隐有着兴奋之色。
  “维拉小姐,我们今天赶上鱼潮了!船上捕了好多鱼呢,各种各样的鱼。”水手朗声笑道“船长说晚上要在甲板上组织篝火晚会,让我来问问维拉小姐要不要一起?”
  鱼?晚会!
  格洛莉娅想了想,点点头表示十分愿意。
 
  虽未完全入夜,但天色已有全黑的趋势,海风带着些许凉意,格洛莉娅站在埃蒙舱房的门口,努力想把埃蒙拉上一起。
  埃蒙:“……”
  格洛莉娅抓狂:“本来就和木头一样,再这么下去都要长树菇了!”
  埃蒙;“……”
  “来啊来啊,你来我就收你的东西。”
  “……好”
  所以埃蒙你为什么要送她东西啊喂!
 
  格洛莉娅拉上埃蒙的手,拽着他走向甲板。埃蒙那个大个子木头似乎并未觉察出,此刻和格洛莉娅牵着手有什么不对。
  小心思没有被戳穿的小姑娘暗自吁了一口气,佯作无事。
  只是还未到甲板,便已传来了乘客与水手们互相嬉闹的声音,热闹非常。
  “船长啊你别把船烧着了!”男乘客朝着船长笑道。
  “别看我粗俗,怎么说我也是个天选者!”
  格洛莉娅和埃蒙到达甲板的时候,正看见船长拉着桅杆旁的粗麻绳,咧着嘴朝那位乘客回话,爽朗的语气里满满的自豪。又看那人不信,随手便将甲板中央的柴堆燃起来。
  火焰在海风中摇摇摆摆,篝火晚会的气氛也随之到达高潮。
  热情的南国小伙子对于外来的小姑娘十分好奇,要知道向格洛莉娅这种可爱型的女孩子,在男生中还是十分受欢迎的。
  他们邀请格洛莉娅和他们一起围着篝火跳舞,格洛莉娅只觉得十分新奇,又在水手乘客们善意的撺掇下喝了些果酒,坐在一旁听水手们讲航海趣事。
  格洛莉娅听得入了迷,这样热闹欢快的气氛,小姑娘还是第一次。
  听着听着,她想起了埃蒙。
  她一扭过头,便看见那边高大红发佣兵一个人靠着船栏,盘腿微微低头坐着,一动不动地对着甲板发呆,红色的发梢在海风的推送下拂过他的耳尖。
  她就那么看着他,直到埃蒙顿了顿,像是要抬起头来。
 
  多年的经验让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盯着自己,虽是有些晕乎乎的,但他还能感觉到那是一种奇怪的目光,并没有恶意,也不全是善意。
  埃蒙觉得这目光有些炽热。
  他抬起头想要一探究竟,却只看见不远处和年轻水手坐在一起的小姑娘慌乱的背影。
  轻柔的发丝覆在她的肩上,也慌乱地摇摆着。
  可爱。
  红发佣兵看了看她对面手舞足蹈比划着的水手,心底无由的泛起阵阵不悦。
  再加上还在晕着船,埃蒙表示很不爽。
  一不爽,就想打人。
  他抬手覆在一旁巨剑的剑柄上攥了攥,缓缓站起身,再向小姑娘那儿看了两眼,扶着船栏离开想回船舱。
  反倒是忽略了小姑娘扭头怔愣的动作。

————
  终于赶在零点前,最后一小段改了一下大纲。
  白天的时候去换了副眼镜,因为度数似乎上涨了_(:з)∠)_
  晚安/比心
  我去写作业了【埃式冷漠.jpg】

这篇文中的私设有些多了嗯……抱歉x
下一节讲完就要上岸啦,然后就会碰到每篇文之前都标记了的“涉及赛格”23333

评论
热度(14)

© 大尾巴白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