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荇,泥嚎:D
头像是渡灵的悠酱☆
没事儿就爱瞎bb,回头再翻会觉得丢人然后就删掉了。
目前单产时之歌,总想搞个事情233
西国埃吹,双星组是本命,all埃是兴趣。
不干分不清攻受,维赛维
码字靠感觉,长短靠感觉,发文靠感觉,一切靠感觉

正在努力学习【握拳】

【西国双星】远行 Ⅴ

#涉及赛格#

#有ooc#

#有私设#

#HE#

·文字一多我就方,一方文笔就渣了_(:з)∠)_

·渣的话就重重喷吧,然后我再来改改



  红发佣兵带着他的巨剑顿了顿,转而向船尾的甲板走去,今天晚上的月色很好,他可以比平常更清楚地看见前方的路。

  海风要比刚刚强些许,船也开始有轻微摇晃了,倒是不知道那边的篝火晚会如何了——晕船的人对于船的动作总是敏感更多。

  他抬手搓了搓另一只手的手腕,以防万一船晃了起来,他却由于手腕被海风吹僵了,而无法迅速地抓住船栏来稳住身形。

  埃蒙面无表情地探头看了看船栏之外的海面。月光镀在他的发顶,像是给这位名号响彻大陆的佣兵带上一顶属于他的冕冠。

  “埃、埃蒙先生……”身后传来细小的女声,带着埃蒙不理解的羞怯。

  他将头缩回来转身站好,少女双手缩在胸前攥着一条手帕,微微低头站在他身前,月光下隐约可以看见对方羞红的脸庞。

  耳边传来海浪拍击船身的声响,和着海风呼呼呼的声音一齐涌来。

  她看起来要比格洛莉娅年龄大一些,但是比她还要弱小不知道多少倍。埃蒙默默对自己说,然后开始回忆她是谁。

  少女抬头看了他一眼,重新垂下眸,微微张开嘴,像是要说什么。

  埃蒙想了想,觉得没什么印象。

  正在此时,埃蒙感觉到船开始摇起来。

  他眯眼瞧了瞧身前的少女,她的嘴唇上下张合着在说话,但是他的脑子被船摇得一片混沌,听觉也是迷迷糊糊。他试图让脑子变得清醒一些,作为一名佣兵,这样的海浪连那个不认识的女性都毫无影响,他怎么能屈服呢。

  埃蒙闭了闭眼,心中悄悄对着海浪的挑衅发出敢挑战他,你就试试的回复。

  他感到船又晃了晃,他摇了摇头,总算觉得好些了。

  当他又将目光放在他一直忽略了的少女的身上时,他发现对方眼眶带泪,像是要哭了出来。她咬着唇看向自己,好像自己做了什么不对的事。

  埃蒙一时有些茫然。

  女孩抿了抿唇,开口询问“你是真的……讨厌我吗?”

  埃蒙:“……”

  可怜埃蒙连她是谁都还没想起来,于是红发佣兵只是皱皱眉。

  他发现船又开始摇了,这次的幅度要比前几次大得多,起码他发现面前原本毫无压力的人也站不稳了。

  船一摇,埃蒙跟着一晕,他强撑着目光看见那位莫名其妙的少女顺势一歪,反而向他怀中倒来。

  但是埃蒙晕船,若是平常,埃蒙自是可以直接避开,但今时不同往日,海上的J神,各方面都要锐减。

  所以他也只是跟着向后歪去,他伸出脚向后一撑,试图稳住身体就正好避开了不说,因为要让高大的身躯保持平衡,大个子的手还向前挥了去,然后一把抓住旁边的船栏。

  “啪!”

  “……”埃蒙。

  少女攥着手帕的那只手覆在她开始微微肿起的脸上,满脸不可置信,她用着受伤的眼神看着埃蒙,泪水终于夺眶而出。

  “埃蒙再打我一次!”

  “我明白了……再见!”

  少女最后愤愤地瞪了埃蒙一眼,转身抽泣着跑开。



  一路尾随到这里,然后蹲在墙后探头旁观的格洛莉娅快要笑疯了。

  她伸出双手捂住嘴,想要将快要溢出来的笑声尽数堵回去。

  不远处的大个子木头茫然地站在那儿,似乎是感觉到了身后的异样,扭头向这边看来。

  吓得格洛莉娅立马缩回到墙这边,她定了定神,对着远方黑暗中海天相接的地方再次笑起来。

  不愧是J神,拒绝表白于无形之中,够干脆!够利落!

  格洛莉娅莫名有些自豪地扬起她的小脑袋。


  
  ……拒绝表白于无形之中。

  想到了什么,格洛莉娅瞬间又和雨打的芭蕉一样。她蜷起腿抱住,本来骄傲扬起的小脑袋被放在膝盖上支着。

  “……对啊,他连喜欢都不知道是什么吧。”

  黑暗中的小姑娘悄悄对自己解释道。



————
这是这周的:)
希望食用愉快。
顺便,揉揉小姑娘,然后抱抱亲亲她。


评论(2)
热度(22)

© 大尾巴白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