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荇,泥嚎:D
头像是渡灵的悠酱☆
没事儿就爱瞎bb,回头再翻会觉得丢人然后就删掉了。
目前单产时之歌,总想搞个事情233
西国埃吹,双星组是本命,all埃是兴趣。
不干分不清攻受,维赛维
码字靠感觉,长短靠感觉,发文靠感觉,一切靠感觉

正在努力学习【握拳】

【西国双星】远行 Ⅵ

#涉及赛格#
#有私设#
#有ooc#
#HE#
·文字一多我就方,一方文笔就渣了_(:з)∠)_
·渣的话就重重喷吧,然后我再来改改

  下船之前的那天,天气正好,门外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把正在收拾行李的格洛莉娅吓了一跳。
  她打开门,红发佣兵直愣愣地站在门口看着她,手中拿着一艘小巧的轮船模型,在大个子的衬托下显得十分滑稽。
  “噗。”格洛莉娅没憋住。
  “模型,船长的礼物。”埃蒙并没有受到影响。
  他将手中的轮船递给格洛莉娅,转身已经准备离开了。
  格洛莉娅突然想起了什么,心中一急。
  “你先别走!”
  闻声停住的人扭头面无表情。
  格洛莉娅向他招招手,待对方走近一点,她扬起头看着他的双眼。
  红色的,平静的,藏着斗志的双眼。
  “我问你啊”格洛莉娅移开开始飘忽的目光,抿了抿嘴,下意识曲起脚踝用鞋尖敲了敲船面“篝火晚会那天晚上,你是不是被女孩子表白了?”
  埃蒙;“……”原来如此。
  “……”
  对方依然不语,格洛莉娅忍不住再次问道:“那你知不知道什么是喜欢!”
  显然,埃蒙对于沉默,贯彻得很好
  小姑娘的脸慢慢开始变红,她撅了撅唇,扭捏了会儿,小声道:“就是…就是我喜欢你那种,明白吗?”
  她悄悄抬起头督他一眼。
  埃蒙这才恍然大悟一样点点头,格洛莉娅长舒一口气。
  “你喜欢我。”
  “……”一口气舒了半截,硬生生梗在格洛莉娅的胸口“不是这个意思!也不对也有这个意思……”
  给木头解释什么是喜欢,她可能是有病。 
  “我是说,你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吗?”格洛莉娅带着希冀的目光看着他。
  埃蒙这回很老实的摇摇头。
  格洛莉娅叹气,只好摆摆手散客。

  船一路向东南方去,迎着阳光破开海浪,从那天篝火晚会之后,天气一直好得不像话。
  船长招呼着水手们靠岸,转身走过来向旅商一行人道别。他的眼睛好像也在笑,藏着些许别离老友惆怅,和这个年龄独有的锐利。
  两位佣兵护送着与船长分别的旅商一行到达目的地,帮着他们安顿好之后,这才领着领主,寻找塔帕兹沿海的佣兵工会驻地交任务。
  驻地一旁竖着塔帕兹的国旗,像海一样的蓝色,十分的美丽。
  工会给因公远道而来的佣兵们提供食宿,A级佣兵埃蒙和A级佣兵格洛莉娅分到了两间单房。
  趁着埃蒙和工会的接待人员做任务报告的空当,格洛莉娅被驻地外的阳光吸引了。依靠药物才能“健康成长”的小姑娘,对阳光这种事物总是格外的向往。
  格洛莉娅瞧着港口,船只出出进进,水手们热情豪放的吆喝此起彼伏,繁荣至极。
  另一边的店铺卖着各种各样的海鲜烧烤,师傅拿着小刷子蘸了蜂蜜一样的东西,细细地刷在肉上,在火焰的炙烤下,油脂透过肉的表层绽开,滴落到火焰中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。
  举着两串烤鱿鱼的格洛莉娅进入一个意外安静的小巷子,这才发觉自己不知不觉竟走了这么久了。
  她揉揉自己的肚子,伸出舌尖舔舔泛着油光的嘴唇,满足的叹息。
  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,她扭过头。
  接着,格洛莉娅遇见了赛科尔。
  彼时,灰蓝头发的调皮少年正在逃课,刚从墙内翻上来。
  赛科尔两步蹬上围墙,单手撑着墙头,顺势飞身一跃,正准备完美着陆,给他的逃课再次画上完美的句号。
  所以当他看到一位穿着佣兵工会制服,背着长枪的女孩子,站在他即将着陆的地方时,赛科尔不可否认,他吓着了。
 
————
嗯卡在这ovo

评论
热度(15)

© 大尾巴白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