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荇,泥嚎:D
头像是渡灵的悠酱☆
没事儿就爱瞎bb,回头再翻会觉得丢人然后就删掉了。
目前单产时之歌,总想搞个事情233
西国埃吹,双星组是本命,all埃是兴趣。
不干分不清攻受,维赛维
码字靠感觉,长短靠感觉,发文靠感觉,一切靠感觉

正在努力学习【握拳】

第一期·西国

啊憋了我一晚上的熬的心灵鸡汤,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没保存,然后重新熬的。

:)希望各位喝得愉快,以及,请务必相信自己可以创造出一切。

时之歌商业街paro:

你若有一个不屈的灵魂 

脚下,就会有一片坚实的土地。

——汪国真

 【卡罗】

  格洛莉娅从二楼的职工洗手间走出来,她拂了拂裙摆,抬头看见不远处,准备下班回家的界海朝她问好。

  “你也好啊界海!路上小心。”

  现在这个时间,烈酒区里只剩下那些可以自由度日的人们。人声混着音乐声,依然显得很热闹。

  格洛莉娅拿起一旁叠好的长帕子,想了想,准备去吧台帮忙。

  吧台后的红发调酒师朝她点点头,然后继续沉默不语地调着他的龙舌兰日落。他的一旁放着不同样子的调酒器,还有琳琅满目拥有各种颜色的液体,在不断摇晃着的彩色灯光下,显得剔透夺目。埃蒙的手法十分娴熟,让吧台前的人看得眼花缭乱。艳丽的橙红色的冰凉液体流入岩石杯中,埃蒙从冰桶里取出柠檬片装饰在杯沿。一旁的傀儡端起调好的酒,送往点酒的客人那里。

  吧台下的电子屏又亮了起来,格洛莉娅凑过去看了看,吓了一跳,一位客人长长的点单下,又加了两杯恶魔坟场。

  格洛莉娅皱眉撅起嘴小声抱怨:“之前就点了这么多啊……我可不想有人在这里喝得烂醉。”

  一旁的埃蒙默了默,重新拿出一堆基酒,开始调配。

  时值夜半,酒吧里的人越来越少,点了很多酒的那桌显得格外瞩目。

  那桌只有一位客人,格洛莉娅望过去,觉得他看起来有些眼熟。对方看起来很胖,穿着皱皱巴巴的便宜工作西服,上衣外套被丢在一旁。他的头发乱糟糟的,垂着头撑着手臂一杯一杯喝着点的酒。

  然后他开始哭起来。

  格洛莉娅吓了一跳,他的哭声淹没在音乐声中,三四十岁样貌额男人,眼泪止不住的流,咧着嘴的样子显得格外可笑。

  她偏过头看了眼埃蒙,在对方应许之后,上前询问。

  “……这位先生,您好。”她看见他旁边的卡上写着“丹尼斯•纳尔”,但是对方还是依然保持着奇怪的哭相“请问您需要帮助吗?”

  丹尼斯似乎感觉到有人在对他说话,他顿了顿,停止哭泣,然后开始盯着格洛莉娅看起来。

  近看才发现,这个男人透着憔悴,脸上满是酒醉后的红。他的眼白布满血丝,眼下泛着青色。格洛莉娅被他盯地有些恼火,但是仍然礼貌地笑着。

  他干咽了咽,目光似乎多了些什么,下定了决心似的开口了,声音嘶哑而沧桑。

  “小、小姐,给我再来杯长、长岛冰茶…嗝……我要你…配的。”

  格洛莉娅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长岛冰茶?

  待她回过神,一旁突然伸出一只拿着琥珀色液体的手。埃蒙将手上的酒杯砸在他桌上,液体从中溅出来洒在桌面上。

  “我要……那个小姐亲自调的。”丹尼斯望着桌上那杯长岛冰茶,慢慢道,话语间带着浓重的酒气。

  闻言,埃蒙皱起眉,冷声回道“她不是调酒师。”

  丹尼斯的目光已经转到长岛冰茶上,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,然后他重新望向格洛莉娅。

  酒壮人胆,丹尼斯嘿嘿笑了两声。格洛莉娅觉得这笑声听起来别扭极了,然后她看见对方突然伸出手想要抓住她的手腕。

  一旁的埃蒙立马一个肘子劈过去。

  差点被抓住的格洛莉娅愣了愣,气地朝着晕过去的男人跺了跺脚,招呼路过的傀儡将他拖入职工休息室。

  格洛莉娅想着怎么样才能出口气,又不被别人发现,猛然想起来,这位大叔似乎是常客了。

  难怪看起来有些眼熟。

  “他之前,一直都只是闷闷喝酒。”

  格洛莉娅扭头看向出声的埃蒙,高大的调酒师紧了紧袖口,有些不悦。

  过了片刻,躺在地上的丹尼斯•纳尔开始哭着胡言乱语起来。

  “……呜凭什么……那都是我的功劳!……上司……嗝……上司了不起了啊……呜呜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格洛莉娅和埃蒙站在一旁,默默听着。

  来自偏远地区的年轻人,带着自己的女朋友。不断的努力,却抵不过上司的一声冷哼和一张文书,只能在小职员不断地被压迫。

  身材肥胖,同事的欺压,升职机会被抢走,女友的劈腿。

  回到家乡后,父母的喋喋不休,邻居的背后嘲笑。

  他的周身弥漫着格洛莉娅不太明白的负面情绪。

  黑色的,压抑的。

  她有些听不下去了,伸手招呼傀儡,然后一盆子水直直地泼了上去,然后抄起一旁备好的特制醒酒药,让傀儡塞到他嘴里。

  被冷水泼了满面的丹尼斯抽搐了一下,然后挣扎着睁开眼开始不断咳起来。

  他坐起身,一把捋过自己的脸。他愣愣地看着自己满身的水渍,目光呆滞。

  接着,他像是意识到了什么,迅速支起身子,胖乎乎的身体从地上立起来。

  丹尼斯看了一眼站着的格洛莉娅,不断的弯着腰向她道起歉来。

  “对不起对不起…对不起……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……”

  诚恳而懊悔的声音里掺杂着其它格洛莉娅依然不懂的情绪。

  虽然之前对方确实想要对自己图谋不轨,但是到底也没有得逞……

  格洛莉娅被他的动作吓得怔了怔,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,“没、没事,反正你也没碰到啊……”

  小姑娘扬起头拍拍自己的胸脯。

  “原谅你了!” 

  那个男人又对着格洛莉娅鞠躬起来,不断说着谢谢和对不起,然后转身准备结账离开。

  他习惯性地缩着肩膀,小心翼翼地向楼下走。

  格洛莉娅听见身边一直沉默的埃蒙开口了。

  “你…由你自己决定。”

  他顿了顿,接着道。

  “生活也是。”

  格洛莉娅一脸茫然地看向他。

  那边的丹尼斯浑身一怔,低头愣了愣,转过身挺直了腰,端端正正地朝着埃蒙和格洛莉娅深深鞠了一躬。

  再抬起头时,格洛莉娅感觉到,他的目光里有了些可以让人感到振奋的东西,她经常在界海的眼睛里看到。

  丹尼斯突然朝着两人开口大声喊,声音已不似之前的嘶哑颓废。

  “尼斯,要努力变强!”


评论
热度(53)
  1. 大尾巴白菜时之歌商业街paro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啊憋了我一晚上的熬的心灵鸡汤,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没保存,然后重新熬的。 :)希望各位喝得愉快,以及

© 大尾巴白菜 | Powered by LOFTER